新闻

报料热线:81850000

您当前的位置 : 新闻中心  >  国际
哈萨克斯坦新一届政府宣誓就职 总统托卡耶夫巩固执政地位
2022-01-14 09:23:12 稿源: 澎湃新闻  

哈萨克斯坦刚刚经历了该国独立三十年以来的最大动乱,至少164人因此丧生。随着哈总统托卡耶夫邀请以俄罗斯为首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派兵介入、大幅更替国家安全委员会(安全部)领导层、授权该国安全力量可以无预警开枪……局势终于在1月7日大体回归平静。

“哈萨克斯坦开始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将是真正的改革时期。”托卡耶夫11日在议会下院全体会议上发表讲话称,他今年9月会在国情咨文中提出一揽子新的政治改革方案。国家将成立“为哈萨克斯坦人民”公共社会基金,他希望那些有钱并且低调的人们也能积极参与。

“在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领导下,哈萨克斯坦出现了一批发展良好的公司和符合国际标准的富人。我认为,是时候由他们来尊重和帮助哈萨克斯坦人民了。”托卡耶夫说道。

风暴过后,哈总统的这番表态意味深长。这场大规模抗议因哈萨克斯坦西部产油区民众抗议液化石油气价格上涨而起,但矛头很快转向了纳扎尔巴耶夫以及对国家的不满。按哈官方说法,伺机而动的武装分子加入了抗议活动,后者主要目的是夺取政权,“这是一场未遂的政变”,并且有外部势力的介入。

12日,哈萨克斯坦新一届政府宣誓就职。纳扎尔巴耶夫2019年在交权前夕任命的马明政府于1月5日被解散后,原第一副总理斯马伊洛夫接过总理职务。斯马伊洛夫12日在上任后首个政府工作会议上承诺:“建立一个倾听人民声音的政府的政策正在实施当中。”

新内阁构成多为原班人马

托卡耶夫5日上午表示,他已接受马明政府提交的辞呈,并下令代理内阁恢复对液化石油气的价格管制。

1月12日,新一届斯马伊洛夫政府就位。据《阿斯塔纳时报》的梳理,新内阁20名部长中有9人被换,其余11人保留原职位。

保留职务的有副总理耶拉勒·托赫詹诺夫(Yeraly Tugzhanov)、第一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穆合塔尔·特列吾别尔德(Mukhtar Tileuberdi)、内务部长叶尔兰·图尔古姆巴耶夫(Erlan Turgumbayev)、国防部长穆拉特·别克塔诺夫(Murat Bektanov)、农业部长埃尔博尔·卡拉舒克耶夫(Erbol Karashukeyev)、教育和科学部长阿斯哈特·阿伊玛汗别托夫(Askhat Aimagambetov)、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长塞日克·沙普肯诺夫(Serik Shapkenov)、财政部长耶尔乌兰·加玛吾巴耶夫(Yerulan Zhamaubaev)、数字发展、创新和航空航天工业部长巴格达特·穆辛(Bagdat Musin)、紧急情况部长尤里·伊林(Yuriy Ilyin),以及生态、地质和自然资源部长谢里卡利·布列克舍夫(Serikkali Brekeshev)。

阿斯卡尔·乌马罗夫(Askar Umarov)取代阿依达·巴拉耶娃(Aida Balayeva)成为新任信息和社会发展部长,后者目前担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一职。乌马罗夫此前担任该部门副部长,更早些时候,他还领导过哈最大新闻机构之一哈通社。

哈纳特·穆辛(Kanat Musin)被任命为司法部长,他此前担任最高法院行政案件委员会主席,是唯一一位没有政府内工作经验的部长。阿扎尔·吉尼亚特(Azhar Giniyat)是新一届政府中唯一的女性,任卫生部长。

凯尔贝克·乌斯肯巴耶夫(Kairbek Uskenbayev)被任命为工业和基础设施发展部长。前任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道伦·阿巴耶夫(Dauren Abayev)被任命为文化和体育部长。阿里贝克·宽特洛夫(Alibek Kuantyrov)被任命为国民经济部长,38岁的他也是内阁中最年轻的部长。前哈萨克斯坦能源协会(KazEnergy Association)负责人博拉特·阿克丘拉科夫(Bolat Akchulakov)被任命为能源部长。

新总理斯迈洛夫1972年出生于阿拉木图,2015年至2018年期间曾担任纳扎尔巴耶夫的助理,2018年9月至2019年2月任财政部部长,2019年至2021年被任命为第一副总理。

斯迈洛夫12日主持召开了新政府首次工作会议。他强调,新政府将以恢复经济、提高居民生活质量为主要任务。“在这个举国上下都担负重任的困难时期,我们决不可辜负国家元首的巨大信任。新政府必须全力执行总统关于提高人民生活质量、保持经济增长和战胜疫情、弥补恐怖分子和流氓掠夺国家所造成的巨大损失的指示。” 斯迈洛夫说,“人民正期待我们的工作取得真正的成果。”

国安委领导层被大幅更替

在刚刚过去的这场“未遂政变”中,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安全部)扮演的角色十分不简单。

早在1月5日,当托卡耶夫宣布任命原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穆拉特·努尔特列吾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时,就有传言称纳扎尔巴耶夫的侄子萨马特·阿比什(Samat Abish)落马。此前,国安委第一副主席是阿比什的头衔,但官方迟迟没有通报阿比什的相关消息。

外界对这个机构的格外关注始于6日,当天托卡耶夫宣布时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马西莫夫被免职,由国家安全局局长萨基姆巴耶夫接替。后据8日的官方通报,马西莫夫等人因涉嫌叛国罪被捕,6日已被安置到临时拘留所。

马西莫夫1965年出生在苏联哈萨克切利诺格勒,曾于2007年1月至2012年9月以及2014年4月至2016年9月两度担任哈萨克斯坦总理。他自2016年9月起负责哈国家安全委员会,一直被视为纳扎尔巴耶夫的亲信。

除了马西莫夫,托卡耶夫8日又宣布解除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副秘书长阿扎马特·阿布德莫木诺夫的职务。9日,该部门两名副主席奥西波夫和叶尔戈任的职务也被解除。

哈国家安全委员会是根据哈国1992年7月议会通过的一项法律成立的,该法律授权成立一个机构来取代苏联时期的国家安全机构克格勃(KGB)。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1995年一项总统令的修改,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职责逐渐超过了克格勃的设定。

目前,哈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职责和活动包括反情报局,支持执法部门消除对国家安全的威胁;反恐服务,保护国家免受恐怖主义威胁;经济安全局,压制旨在对哈萨克斯坦造成经济损失的活动;信息和网络安全服务,确保保护国家免受网络空间的内外部威胁;军事反情报部,负责识别、预防和压制武装部队、其他部队和军事编队、情报和其他旨在破坏共和国安全的活动;“A”类服务,制止恐怖主义行为。

但在本轮骚乱中,哈国家安全委员会似乎未能有效履职。社交媒体流传的视频显示,多名抗议者5日闯入该委员会位于阿拉木图的军火库,肆意选取武器。在暴乱最为严重的阿拉木图,许多抗议者手持自动步枪,并朝空中开火。阿拉木图国际机场也一度被40名武装分子控制。

纳扎尔巴耶夫的前顾问、前哈萨克斯坦信息和文化部部长叶尔穆哈梅特·叶尔提斯巴耶夫7日在接受“哈巴尔24”电视台(Khabar 24)采访时称,托卡耶夫之所以在暴乱的初期对国家安全委员会进行大换血,是因为委员会隐瞒了武装分子在哈萨克斯坦设立训练营的信息。

叶尔提斯巴耶夫称,据他所知,在阿拉木图国际机场遇袭前的40分钟,有人下令撤走了所有的警戒线和守卫士兵。本为阿拉木图最安全和最受保护的建筑——国家安全委员会大楼,在高层领导的直接纵容下被恐怖分子轻易占领,而这些人的目的是推翻托卡耶夫。

7日晚,托卡耶夫在通过电视发表全国讲话时称,仅在阿拉木图一地就有超过2万名暴徒出现,并有组织地对政府机构和军警发起了武装攻击,“安全部门没有提前获知这些暴徒的地下准备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值得注意的是,局势大体平稳后,哈萨克斯坦至少有3名高官丧命。综合国际文传电讯社等媒体报道,因江布尔州警局和政府大楼曾被抗议者占领,政府对该州警察局长扎纳特·苏列梅诺提起了一项刑事调查,苏列梅诺随后自尽身亡。

不久后,国家安全委员会上校阿扎马特·伊布拉耶夫被发现在努尔苏丹的自家院中死亡,他据信是从高层建筑上坠落后丧命。第三名死者为阿拉木图一个警区的负责人塔纳特·纳扎诺夫,他被哈内务部证实死于心脏病发作。

颜色革命?恐怖袭击?

哈萨克斯坦骚乱是自发抗议、颜色革命还是精英内斗?外界仍在慢慢品咂。

按俄罗斯总统普京10日在集安组织线上峰会的说法,哈国骚乱中出现了乌克兰颜色革命中的相似操作手法。“有人利用组织良好、管理明确的武装组织参与其中,托卡耶夫总统刚刚谈到了这一点,包括那些显然在国外恐怖分子营地接受过训练的人。”普京说道。

托卡耶夫则从未直接提及颜色革命的字眼,他10日在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举行线上会议时透露,有中东国家武装分子参与了骚乱。他说:“这是一次组织严密、准备充分的针对哈萨克斯坦的侵略行为。参与骚乱的外国战斗人员主要来自中亚国家,也有来自阿富汗等中东国家的战斗人员。这些人的目的是让哈萨克斯坦陷入混乱,然后趁机夺取政权。”

哈萨克斯坦“31台”刊文指出,在此次暴乱中,哈当局逮捕了多名外国暴徒。根据调查,这些人通过参与暴动可以获得相应报酬。

截至目前,哈政府尚未直接明说外部势力为何人,但承诺会在完成调查后提供证据,供国际社会判断。

值得注意的是,哈萨克斯坦驻俄罗斯大使叶尔梅克·科舍尔巴耶夫8日向俄媒辟谣了美国在背后发动颜色革命的说法,他说:“在国家层面上对哈萨克斯坦当前国内进程的干涉是没有的。”

科舍尔巴耶夫还表示,哈萨克斯坦代理外交部长已经与美国沟通,解释了当前的国内情况。“美国伙伴对于投资很关注,哈萨克斯坦向美国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所有外国投资者保证,请放心,外国投资都将受到强有力的保护。”

据悉,美国是哈萨克斯坦最大的投资者之一,特别在哈西部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据《纽约时报》7日报道,哈萨克斯坦是在美国能源问题上影响举足轻重的国家,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已在哈西部投资数百亿美元。

1991年独立后,哈萨克斯坦在纳扎尔巴耶夫的带领下成为中亚经济发展最好、社会最为稳定的国家,吸引了大量外国资本进入。外交层面,哈萨克斯坦长期奉行“多面平衡”策略,一直较好地平衡着与中美俄三个大国之间的关系。

纳扎尔巴耶夫2019年3月主动宣布辞职,由当时任议长的托卡耶夫接任。此后,纳扎尔巴耶夫的大女儿达莉佳·娜扎尔巴耶娃2020年疑因贪腐丑闻不再担任议院议长。纳扎尔巴耶夫又于2021年11月主动向托卡耶夫移交“祖国之光党”党主席职位。外界一直认为,托卡耶夫是纳扎尔巴耶夫精心挑选的接班人,国家已平稳地完成了权力过渡。

但本次抗议暴露了哈萨克斯坦政治的另一面,即纳扎尔巴耶夫曾经的精英圈子或许没有融入托卡耶夫时代的新现实。俄罗斯中亚问题专家丹尼尔·基斯洛夫观察称,阿拉木图发生的一切看起来像是纳扎尔巴耶夫的政治势力试图扭转颓势而做出的一次努力。

阿拉木图的政治分析人士多西姆·萨帕耶夫也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指出,精英阶层内部的权力竞争对哈萨克斯坦的稳定构成了严重威胁,权力斗争不一定发生在两位领导人之间,而可能发生在属于他们“核心圈子”的人之间。

无论这场动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托卡耶夫似乎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本轮骚乱爆发后,纳扎尔巴耶夫不再担任安全委员会(Security council)主席,尽管按原计划这是他的终身职位。

托卡耶夫独当一面,纳扎尔巴耶夫的时代结束了。

编辑: 陈奉凤纠错:171964650@qq.com

扫一扫,中国宁波网装进手机

中国宁波网手机版

微信公众号

中国宁波网(宁波甬派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C)

Copyright(C) 2001-2021 cnn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4-81850000 举报邮箱:nb81850@qq.com

哈萨克斯坦新一届政府宣誓就职 总统托卡耶夫巩固执政地位

稿源: 澎湃新闻 2022-01-14 09:23:12

哈萨克斯坦刚刚经历了该国独立三十年以来的最大动乱,至少164人因此丧生。随着哈总统托卡耶夫邀请以俄罗斯为首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派兵介入、大幅更替国家安全委员会(安全部)领导层、授权该国安全力量可以无预警开枪……局势终于在1月7日大体回归平静。

“哈萨克斯坦开始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将是真正的改革时期。”托卡耶夫11日在议会下院全体会议上发表讲话称,他今年9月会在国情咨文中提出一揽子新的政治改革方案。国家将成立“为哈萨克斯坦人民”公共社会基金,他希望那些有钱并且低调的人们也能积极参与。

“在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领导下,哈萨克斯坦出现了一批发展良好的公司和符合国际标准的富人。我认为,是时候由他们来尊重和帮助哈萨克斯坦人民了。”托卡耶夫说道。

风暴过后,哈总统的这番表态意味深长。这场大规模抗议因哈萨克斯坦西部产油区民众抗议液化石油气价格上涨而起,但矛头很快转向了纳扎尔巴耶夫以及对国家的不满。按哈官方说法,伺机而动的武装分子加入了抗议活动,后者主要目的是夺取政权,“这是一场未遂的政变”,并且有外部势力的介入。

12日,哈萨克斯坦新一届政府宣誓就职。纳扎尔巴耶夫2019年在交权前夕任命的马明政府于1月5日被解散后,原第一副总理斯马伊洛夫接过总理职务。斯马伊洛夫12日在上任后首个政府工作会议上承诺:“建立一个倾听人民声音的政府的政策正在实施当中。”

新内阁构成多为原班人马

托卡耶夫5日上午表示,他已接受马明政府提交的辞呈,并下令代理内阁恢复对液化石油气的价格管制。

1月12日,新一届斯马伊洛夫政府就位。据《阿斯塔纳时报》的梳理,新内阁20名部长中有9人被换,其余11人保留原职位。

保留职务的有副总理耶拉勒·托赫詹诺夫(Yeraly Tugzhanov)、第一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穆合塔尔·特列吾别尔德(Mukhtar Tileuberdi)、内务部长叶尔兰·图尔古姆巴耶夫(Erlan Turgumbayev)、国防部长穆拉特·别克塔诺夫(Murat Bektanov)、农业部长埃尔博尔·卡拉舒克耶夫(Erbol Karashukeyev)、教育和科学部长阿斯哈特·阿伊玛汗别托夫(Askhat Aimagambetov)、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长塞日克·沙普肯诺夫(Serik Shapkenov)、财政部长耶尔乌兰·加玛吾巴耶夫(Yerulan Zhamaubaev)、数字发展、创新和航空航天工业部长巴格达特·穆辛(Bagdat Musin)、紧急情况部长尤里·伊林(Yuriy Ilyin),以及生态、地质和自然资源部长谢里卡利·布列克舍夫(Serikkali Brekeshev)。

阿斯卡尔·乌马罗夫(Askar Umarov)取代阿依达·巴拉耶娃(Aida Balayeva)成为新任信息和社会发展部长,后者目前担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一职。乌马罗夫此前担任该部门副部长,更早些时候,他还领导过哈最大新闻机构之一哈通社。

哈纳特·穆辛(Kanat Musin)被任命为司法部长,他此前担任最高法院行政案件委员会主席,是唯一一位没有政府内工作经验的部长。阿扎尔·吉尼亚特(Azhar Giniyat)是新一届政府中唯一的女性,任卫生部长。

凯尔贝克·乌斯肯巴耶夫(Kairbek Uskenbayev)被任命为工业和基础设施发展部长。前任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道伦·阿巴耶夫(Dauren Abayev)被任命为文化和体育部长。阿里贝克·宽特洛夫(Alibek Kuantyrov)被任命为国民经济部长,38岁的他也是内阁中最年轻的部长。前哈萨克斯坦能源协会(KazEnergy Association)负责人博拉特·阿克丘拉科夫(Bolat Akchulakov)被任命为能源部长。

新总理斯迈洛夫1972年出生于阿拉木图,2015年至2018年期间曾担任纳扎尔巴耶夫的助理,2018年9月至2019年2月任财政部部长,2019年至2021年被任命为第一副总理。

斯迈洛夫12日主持召开了新政府首次工作会议。他强调,新政府将以恢复经济、提高居民生活质量为主要任务。“在这个举国上下都担负重任的困难时期,我们决不可辜负国家元首的巨大信任。新政府必须全力执行总统关于提高人民生活质量、保持经济增长和战胜疫情、弥补恐怖分子和流氓掠夺国家所造成的巨大损失的指示。” 斯迈洛夫说,“人民正期待我们的工作取得真正的成果。”

国安委领导层被大幅更替

在刚刚过去的这场“未遂政变”中,哈萨克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安全部)扮演的角色十分不简单。

早在1月5日,当托卡耶夫宣布任命原总统办公厅副主任穆拉特·努尔特列吾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时,就有传言称纳扎尔巴耶夫的侄子萨马特·阿比什(Samat Abish)落马。此前,国安委第一副主席是阿比什的头衔,但官方迟迟没有通报阿比什的相关消息。

外界对这个机构的格外关注始于6日,当天托卡耶夫宣布时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马西莫夫被免职,由国家安全局局长萨基姆巴耶夫接替。后据8日的官方通报,马西莫夫等人因涉嫌叛国罪被捕,6日已被安置到临时拘留所。

马西莫夫1965年出生在苏联哈萨克切利诺格勒,曾于2007年1月至2012年9月以及2014年4月至2016年9月两度担任哈萨克斯坦总理。他自2016年9月起负责哈国家安全委员会,一直被视为纳扎尔巴耶夫的亲信。

除了马西莫夫,托卡耶夫8日又宣布解除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副秘书长阿扎马特·阿布德莫木诺夫的职务。9日,该部门两名副主席奥西波夫和叶尔戈任的职务也被解除。

哈国家安全委员会是根据哈国1992年7月议会通过的一项法律成立的,该法律授权成立一个机构来取代苏联时期的国家安全机构克格勃(KGB)。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1995年一项总统令的修改,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职责逐渐超过了克格勃的设定。

目前,哈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职责和活动包括反情报局,支持执法部门消除对国家安全的威胁;反恐服务,保护国家免受恐怖主义威胁;经济安全局,压制旨在对哈萨克斯坦造成经济损失的活动;信息和网络安全服务,确保保护国家免受网络空间的内外部威胁;军事反情报部,负责识别、预防和压制武装部队、其他部队和军事编队、情报和其他旨在破坏共和国安全的活动;“A”类服务,制止恐怖主义行为。

但在本轮骚乱中,哈国家安全委员会似乎未能有效履职。社交媒体流传的视频显示,多名抗议者5日闯入该委员会位于阿拉木图的军火库,肆意选取武器。在暴乱最为严重的阿拉木图,许多抗议者手持自动步枪,并朝空中开火。阿拉木图国际机场也一度被40名武装分子控制。

纳扎尔巴耶夫的前顾问、前哈萨克斯坦信息和文化部部长叶尔穆哈梅特·叶尔提斯巴耶夫7日在接受“哈巴尔24”电视台(Khabar 24)采访时称,托卡耶夫之所以在暴乱的初期对国家安全委员会进行大换血,是因为委员会隐瞒了武装分子在哈萨克斯坦设立训练营的信息。

叶尔提斯巴耶夫称,据他所知,在阿拉木图国际机场遇袭前的40分钟,有人下令撤走了所有的警戒线和守卫士兵。本为阿拉木图最安全和最受保护的建筑——国家安全委员会大楼,在高层领导的直接纵容下被恐怖分子轻易占领,而这些人的目的是推翻托卡耶夫。

7日晚,托卡耶夫在通过电视发表全国讲话时称,仅在阿拉木图一地就有超过2万名暴徒出现,并有组织地对政府机构和军警发起了武装攻击,“安全部门没有提前获知这些暴徒的地下准备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值得注意的是,局势大体平稳后,哈萨克斯坦至少有3名高官丧命。综合国际文传电讯社等媒体报道,因江布尔州警局和政府大楼曾被抗议者占领,政府对该州警察局长扎纳特·苏列梅诺提起了一项刑事调查,苏列梅诺随后自尽身亡。

不久后,国家安全委员会上校阿扎马特·伊布拉耶夫被发现在努尔苏丹的自家院中死亡,他据信是从高层建筑上坠落后丧命。第三名死者为阿拉木图一个警区的负责人塔纳特·纳扎诺夫,他被哈内务部证实死于心脏病发作。

颜色革命?恐怖袭击?

哈萨克斯坦骚乱是自发抗议、颜色革命还是精英内斗?外界仍在慢慢品咂。

按俄罗斯总统普京10日在集安组织线上峰会的说法,哈国骚乱中出现了乌克兰颜色革命中的相似操作手法。“有人利用组织良好、管理明确的武装组织参与其中,托卡耶夫总统刚刚谈到了这一点,包括那些显然在国外恐怖分子营地接受过训练的人。”普京说道。

托卡耶夫则从未直接提及颜色革命的字眼,他10日在与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举行线上会议时透露,有中东国家武装分子参与了骚乱。他说:“这是一次组织严密、准备充分的针对哈萨克斯坦的侵略行为。参与骚乱的外国战斗人员主要来自中亚国家,也有来自阿富汗等中东国家的战斗人员。这些人的目的是让哈萨克斯坦陷入混乱,然后趁机夺取政权。”

哈萨克斯坦“31台”刊文指出,在此次暴乱中,哈当局逮捕了多名外国暴徒。根据调查,这些人通过参与暴动可以获得相应报酬。

截至目前,哈政府尚未直接明说外部势力为何人,但承诺会在完成调查后提供证据,供国际社会判断。

值得注意的是,哈萨克斯坦驻俄罗斯大使叶尔梅克·科舍尔巴耶夫8日向俄媒辟谣了美国在背后发动颜色革命的说法,他说:“在国家层面上对哈萨克斯坦当前国内进程的干涉是没有的。”

科舍尔巴耶夫还表示,哈萨克斯坦代理外交部长已经与美国沟通,解释了当前的国内情况。“美国伙伴对于投资很关注,哈萨克斯坦向美国和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所有外国投资者保证,请放心,外国投资都将受到强有力的保护。”

据悉,美国是哈萨克斯坦最大的投资者之一,特别在哈西部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据《纽约时报》7日报道,哈萨克斯坦是在美国能源问题上影响举足轻重的国家,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已在哈西部投资数百亿美元。

1991年独立后,哈萨克斯坦在纳扎尔巴耶夫的带领下成为中亚经济发展最好、社会最为稳定的国家,吸引了大量外国资本进入。外交层面,哈萨克斯坦长期奉行“多面平衡”策略,一直较好地平衡着与中美俄三个大国之间的关系。

纳扎尔巴耶夫2019年3月主动宣布辞职,由当时任议长的托卡耶夫接任。此后,纳扎尔巴耶夫的大女儿达莉佳·娜扎尔巴耶娃2020年疑因贪腐丑闻不再担任议院议长。纳扎尔巴耶夫又于2021年11月主动向托卡耶夫移交“祖国之光党”党主席职位。外界一直认为,托卡耶夫是纳扎尔巴耶夫精心挑选的接班人,国家已平稳地完成了权力过渡。

但本次抗议暴露了哈萨克斯坦政治的另一面,即纳扎尔巴耶夫曾经的精英圈子或许没有融入托卡耶夫时代的新现实。俄罗斯中亚问题专家丹尼尔·基斯洛夫观察称,阿拉木图发生的一切看起来像是纳扎尔巴耶夫的政治势力试图扭转颓势而做出的一次努力。

阿拉木图的政治分析人士多西姆·萨帕耶夫也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指出,精英阶层内部的权力竞争对哈萨克斯坦的稳定构成了严重威胁,权力斗争不一定发生在两位领导人之间,而可能发生在属于他们“核心圈子”的人之间。

无论这场动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托卡耶夫似乎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本轮骚乱爆发后,纳扎尔巴耶夫不再担任安全委员会(Security council)主席,尽管按原计划这是他的终身职位。

托卡耶夫独当一面,纳扎尔巴耶夫的时代结束了。

编辑: 陈奉凤

纠错:171964650@qq.com